大四男生网上求职被骗入东莞传销 “洗脑”期间咬伤同行

  已经逃离东莞20天了,程凯(化名)的情绪还是有些消沉,就连学校里的招聘会他都有些抵触,生怕类似的经历再发生一次。在记者多次预约后,他终于在一个午后,向记者讲述了求职被骗入传销,最后交上会费侥幸逃离的情节。
  摸了摸脸上的伤疤,他说,这次经历让他知道命比钱重要,希望正在求职和即将求职的大学生不再受骗。
  第一次经历的电话面试
  程凯老家潍坊寿光,是山东师大文学院大四的学生,平时学习成绩一般,不过爱好运动、性格开朗的他,一直没有为找工作发愁。他说,最初的定位就是“随便找份工作,先锻炼一下,积累了经验再跳槽”。
  由于对找工作不太上心,程凯错过了一些大公司的校园招聘,只是在智联招聘网站上投了个人简历,在求职意向上,他还填写过物流管理等。当然,在网上注册的简历,几乎所有的用人单位都可以看到。
  2016年1月5日,一个来自广东的电话打来,对方询问程凯是否在找工作,确认之后,对方自称徐福记的,可以提供徐福记济南分公司的物流专员岗,并简单讲了公司的待遇,就给程凯发去了公司网址,并且说,如果有意向,可以给公司主管打电话联系进行电话面试。
  “这是我第一次经历电话面试,一开始还真的有点儿紧张。”程凯告诉记者,由于刚开始找工作,他一点儿戒备心都没有。
  电话面试时,形式也很正式,对方告知还要进行电话录音等,至于面试的问题,通常比较简单,家庭、专业、身体健康程度、实践经历等。面试时,对方还问过是否在广东有亲戚,是否有时间到广东培训。
  突然接到的培训通知
  等通知的时间并不长,三天后,对方就告知通过了电话面试,需要确认培训的具体时间。由于正值期末考试,又快赶上寒假,程凯就一直拖着。不过,在这期间他也发现有些异常,就是几次电话联系的号码,都不是公司官网上的电话号码,他也曾问过面试官,对方的回答模棱两可,于是也没有过多追问。
  大四的寒假,是很多大学生都过不安稳的假期:考研的会担心考试成绩,求职的会担心未来的工作,所以,很多人会过了大年初五,就急着赶回学校。程凯说,他一直属于吊儿郎当型的学生,所以,就想在家多陪陪父母。
  2月15日,农历大年初八,程凯在寿光老家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通知徐福记的新员工2月19日到东莞参加培训。“就是感觉事情很突然,自己也没来得及做什么准备,所以就一直犹豫着怎么过去。”程凯说,事后来看,自己应聘的济南分公司的岗位,新员工到总公司培训,看上去一点儿破绽也没有。
  2月16日,对方又打来电话,询问是否已经订票,是否已经出发等。即将涉入职场的程凯,为了准时赶去培训,决定订机票飞往东莞,并把航班班次发了过去。“机票也不便宜,接近2000块,但是父母都挺支持,说找工作嘛,该花的钱肯定要花。”程凯说,家里人怕他在外日子不好过,就给他准备了近7000块钱。
  2月19日,程凯在登机前根据对方要求,专门打电话通知人事经理,以便对方安排相应接待工作。
  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,程凯留下了那段时间的最后一行文字:“南航的A380大飞机么?开启粤语之旅。”

  吉林松原的美女同事
  飞机准时抵达广州白云机场后,程凯的手机短信提醒,人事经理已经多次打过电话。在候机转战东莞的时候,对方的电话再次打来。
  2月19日下午1:30,程凯来到东莞万江候机楼,对方告知了具体的乘车线路,称乘公交车到白沙塘站下车可以乘坐公司班车。程凯说,到站后等了半小时没见到班车,于是再次与对方联系。人事经理告知错过了班车,一会儿安排人来接站,并询问了具体的穿着、行李等。
  程凯说,当时只忙着尽快赶往公司,所以很多细节都忽略了。事后回想,当时为何会频繁接到对方电话,为何会在一个小的公交站牌处等车,自己为何又不给公司官网上的电话致电确认一下呢?
  等待的时间不长,实际上,对方的人早已在附近观察,并决定是否出现。“有的新员工到了后,对方一看很彪悍,或者年龄很大,接站的人就会放弃出现。”程凯告诉记者。
  很快,一个自称吉林松原的美女同事出现了。见面后,先是带着程凯在附近商场逛了逛,其余时间就是在肯德基里聊天,两人聊得最多的就是山东、家庭、大学等话题,对方还要了程凯的手机,问了手机的密码等,甚至无意间还聊到是否了解传销。
  两人交谈的内容很多很杂,其实很多问题都是有目的性的。程凯说,对方会聊到父母是否同意一个人走这么远,会询问附近是否有亲戚,家里是否有人在政府部门工作,是否有传染病等,事后看,几乎每个问题都很有针对性。
  居民楼里的培训中心
  聊得差不多了,两人打车回公司。出租车绕来绕去,来到一个普通的居民楼前,美女同事招呼他下车,说这是公司暂时给解决的宿舍,很快就会搬到新的宿舍楼。在这座居民楼的五楼,程凯惊奇地发现,里面有三四个已经早到的同事,书架上凌乱的几本书,仿佛真的跟要搬家差不多。
  第二天,公司安排复试。程凯以为会去总公司,没想到就在隔壁的房间。复试前,手机已经被收走,敲门进去后,三个人正襟危坐,问了他几个简单的问题。
  面试结束,主考官告诉他有两个消息,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,问他先听哪一个。程凯说,坏消息是被徐福记公司拒绝了,理由是条件不符合要求,“我当时心里有些慌,但还是故作淡定。”程凯说,对方很快就告诉了他他们口中的“好消息”:今天在这里有一个共同创造财富的机会,在两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可以得到180万—220万的财富,用这个谎言把你骗来就是让你来了解一下这个行业怎么样。
  主考官接着问:“怎么着,怕了吗?”
  程凯说:“还行吧!”其实,他心里已经充满了害怕。
  主考官又说: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怕我们杀了你,还是怕我们让你跟爸妈要钱?”
  之后,对方当场给了三点保证:保证通讯畅通自由;保证人身、财产安全;保证在了解清楚行业之后做出自己的选择。对传销知识略微了解的程凯,猛然间意识到,自己可能已经被骗入了传销组织。
  张口咬伤了劝说的同事
 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,更加印证了程凯的判断。每天的培训,都是洗脑的过程。他们的这一做法,叫做“合作式团队创业”,通过拉拢同学和朋友入伙,来坐收渔利。尽管名字不同,但是内涵基本一致。
  于是,生性倔强的程凯开始各种拒绝:拒绝表演节目,拒绝分享听课感受,拒绝回答问题,拒绝跟同事配合……
  当然,在这个组织中,只要不攻击别人,人身安全还是能够保证。不过,程凯还是在第三天,做出了一个让周围人都大跌眼镜的动作。
  当时,团队里的成员过来劝说,被他呵斥之后,对方用手推了他一下,程凯顺势倒在了床上,对方还不依不饶,手指却不经意放在了程凯的嘴边。
  只听见“哎哟……”一声,程凯把对方的手指给咬住了,紧接着,周围几个男人都跑过来,按住程凯的头,不停地往地上撞,一直到他松口后,对方还扇了他几个耳光。
  从这之后,他得了一个“刺头”的外号。
  被迫交钱后逃离东莞
  接下来的日子,照例是各种洗脑的过程。在这期间,程凯见到了很多团队成员,把自己的同学、朋友骗到传销组织,他说,“我不能做这种违心的事情。”
  最难熬的一周,程凯也想过自杀,但是,所有的尖锐物品早已被集中管理;也想过逃离,但是,晚上有人躺在地板上,紧紧挡住卧室的门,而五楼的楼层也让他望而却步,“那段时间,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”
  后来,程凯发现,想逃离这一组织,要么拉来下线,要么缴纳4300元会费。而他的行李箱,早被团队里的负责人偷偷翻过,确认他有这么多钱。于是,无奈之下的程凯偷偷跟上级说,想交钱,然后想走人。
  交钱后,上级对他的要求就宽松了很多,程凯说,就连每次吃饭前的游戏,很多人都不再为难他。
  当然,交钱走人的事情,不能让其他成员知道。上级管理者也在悄悄地给他运作。
  3月5日,程凯终于等来了逃离的日子,对方把他放了出来。“当时的想法就是赶紧逃离这个鬼地方!”程凯说,身上的钱还有不到2000元,本想坐火车走,一问机票,价格还行,就选择了乘飞机逃离。



生活日报

展开全文

最新文章